澳门365bet娱乐平台
您现在的位置:普洱毒品辩护网365bet dk浏览详细内容
步步惊心,步步惊喜 ——“抱柱”拜师炼成记
发布时间: 2017/4/8 10:06:00 被阅览数: 254 次 来源:普洱毒品辩护网
 


2017年3月12日,历时两天的艰难跋涉,“中国刑辩黄埔一期”——抱柱导师营的80余人成功穿越西双版纳30公里原始丛林,他们中有初入律师行业的新人,也有70高龄挑战全程的田文昌大律师,原始丛林遮天蔽日,险象环生。所有人不离不弃,团结协作,谱写了一曲中国刑辩界的壮歌!

为了向勇士们致敬,也为了纪念这难忘的旅程,作为活动主办方,抱柱传媒发起了征稿启事,并奉上丰厚的奖品,参与穿越者踊跃投稿,从今天开始,“我在抱柱”公众号将以“刑辩回声”为栏目,陆续刊登通过复审的文章,并最终以文章阅读数、专家评审进行评分评奖。

奖品或许微不足道,只为展现一段经历、一种精神,并向世人展示:中国刑辩界的精英们,在路上!


作者简介

姓名:王伟刚

性别:男

单位:澳门365bet娱乐平台_365bet能看动画_365bet dk

执业荣耀:一直侧重毒品犯罪辩护,每年毒品犯罪结案件数在25-30件。经办多案减刑缓刑无罪。

全国法律援助先进个人

普洱市边防支队专家顾问

《人民禁毒》专家律师团成员

金牌律师网研究员

信条:维护公平,才有更多自由。

师门:抱柱导师营钱列阳营




—本文长约3800字—

—阅读需时8分钟—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2016年底,深圳的好友孙蕙心打电话给我,说起一个叫“抱柱”的培训机构,现在很火,她想参加,并且可以接触到律师界内很多有名的大咖,甚至可以拜师。她说,现在已经有莫少平、张青松、钱列阳、杨照东等知名律师在抱柱做培训导师。

有钱列阳律师,我不由惊叹!随后,又失落不已——像我这样身居偏远之地的小律师,钱老师不会收我为徒的。

蕙心还是给我打气,既然你这样仰慕钱老师,那你何不试试呢?

就是,试试或许有机会;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,那就是绝对不可能的了。

放下电话立即上网搜索抱柱的材料,按陈少文老师的话讲就是,“抱柱导师营”突破了以往片段式、印象式、感悟式的授课模式,也改变了集中培训、迅速遗忘的培训效果,改为更加符合律师执业特征的导师全程指导、学员实战训练的学习模式,这是未来学习的主流方向。

接着联系李辰班主任,初联系嘛,好有礼貌,一上来就叫他李老师。这应该怪他,微信头像是辆豪车,后来才知道,是辣么年轻的帅哥,岂不是占了我便宜。

同时,我还想办法弄到了钱老师的电话和微信。唉,打死也不敢打他的电话,只敢向他发消息申请添加为微信好友。半个小时后,钱老师加了我,我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:想在抱柱导师营拜他为师。他很热心,也很温和,要求我把近年做的案子和对案件的心得做个材料发给他。

我照做了,后傻傻地问了一句,这些就可以了吗?

钱老师说,你与抱柱的后台联系吧,有什么,他们会通知你。口风挺紧,看来没戏。晕+绝望。

只得联系李辰班主任,他接待热情,还是要求我把近年做  的案子和对案件的心得做个材料发给他,包括获得什么荣誉了、擅长什么,这样那样的。反正人家要什么我就赶紧去找什么。

后来还要求找两位推荐老师,李老师,你怎么事那么多呢,明摆着是为难小地方的律师嘛,我上哪儿找啊?

抓破头皮想,谁做推荐老师呢,想了一天,终于找了两位老师报了过去。

有一搭没一搭地与李辰老师保持着联系。这样过了十来天,他的微信经常冒出,恭喜谁谁谁被某位导师录取了,一天天地在刺激人,反正就是没自己的份。

后来,当他报出钱列阳老师的名额已经到第九个了,还剩一个,还竞争什么呀,彻底没戏了,收工拾掇受伤的身体去。

自此,我就不再关注李辰老师的微信,还是把当下的本职工作做好,不作奢望。

但偶尔也抱怨自己,为何限制那么死,非报钱老师的名不可呢,报报其他老师也不错啊。尽管心里很懊悔,尽管灰心透了,也不好意思跟抱柱讲。

就这样吧。没有期望,就没有失望。

今年2月中旬,应该是元宵节过了,李辰老师的电话来了,说是被钱列阳老师录取了。

导师 钱列阳

啊?真的?我终于要见到钱老师了!一阵意外之喜,拂过。这幸福来得太突然!看来,任何事情,当你不那么计较结果的时候,好事反而会来找你。接下来,按照导师营的日程,紧锣密鼓地做着相关准备。甚至连穿越丛林的神秘武器都早早地装进行李。可以毫不傲娇地说,打死你们也想不到。嗯,就是要先卖个关子。

3月8日,我从普洱开车到了版纳,酒店安排好以后,接到通知,18:30在酒店大厅集合坐大巴车去吃傣味。车行20分钟到达餐厅,我终于见到了钱老师!一如印象中的亲和,风趣,内心里的距离感很快消除。这感觉,不错。

同坐的还有陈少文老师以及钱老师队伍里的师兄妹们。傣家的米酒容易醉人,大家都喝得很嗨,当天是三八妇女节,群里有个师妹邢丽丽,钱老师没忘记祝她节日快乐。

9日,当我早起招呼普洱的律师同行的时候,8:30很快到来,终于迎来了抱柱导师营的首场开课——“新常态新格局下刑事辩护高峰论坛暨首期抱柱导师营开业典礼”正式开始。我们坐在进门的第一桌,田文昌老师和莫少平、张青松、钱列阳、杨照东四位导师坐了中间的位置,我们组的学员刚好在钱老师左边一点点位置。

导师大咖们的合照

田文昌老师首先为大家分享了《新常态新格局下刑事辩护律师业务的新思考》的专题演讲,呼吁有经验的大律师手把手传帮带年轻律师,开创新的授徒模式。在新的形势下,提升技能、更新观念,是当务之急。随后,西双版纳上演了中国刑辩界“黄埔一期”的首秀——四大导师宣誓收徒仪式。我们是第二组上场进行拜师宣誓,大家铿锵有力、热血沸腾地宣读誓词,宣读完毕,向老师鞠躬,行拜师礼;老师还礼。我们终于成为了钱列阳律师的弟子。

钱列阳营宣誓图

一天的培训,开阔了眼界,收获满满,累并快乐着。

累,其实才刚刚开始。

美丽的南腊河,我们来了。早晨的西双版纳,乍暖还寒,大家早早地起来坐上大巴,要到西双版纳州勐腊县的边境南腊河扎竹筏漂流,老师和学员们充满了期待。我不以为然,想想也是,五六十人的大规模行动,能有多大强度。

在南腊河边吃过午饭,稍作休整后,“野狼”户外运动服务队对每队队长稍作讲解后,以四位导师为首的四大战队,就开始自己选竹子,扎竹筏。版纳正午的天气,34-36度,树荫下都热得要命,在热辣辣的太阳直射下,大伙儿都大汗淋漓。真正的重体力劳动即刻开始。

经过极力争夺,我们抢到了六根大碗口粗的本地楠竹,分得了两根绳子,开始捆绑竹筏。我的天,四个队都在抢捆绑的装备,我们队捆绑楠竹的横撑一根都没有。咳,就地取材找去。

四队的导师也动手参加捆绑,我负责我们队第二根横杆与楠竹的捆绑,挥汗如雨,各队员团结协作,绳子在手里翻飞,队长前头和我的后头同时完成,几分钟的时间,全身湿透。在师父的领导下,竹筏安全下水。

南腊河漂流

都说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很勇敢,我们组四个学员是当天第一个吃南腊河水的人,南腊河展示了它的“好客”,个个成了落汤鸡。竹筏下水后,大家着急往前赶,都想爬上竹筏。很快,由于重心不稳,竹筏毫不客气地翻脸了,我们四个学员顿时掉进近2米深的水里。更可气的是,那些没翻船的同学,在一旁欢天喜地地嘻笑着,有人还落井下石,不停地用船桨和双手,朝我们身上泼水。同学,现在还没到泼水节呢!

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虽然我们队是最后一组出发,还遭遇翻船意外,但聪明的队友们迅速调整战略,很快掌握住划船的要领。

其实,南腊河的河道高低不平,有的地方的水才到脚踝,有的地方的水深近2米,我英勇的钱列阳营,奋勇作战,丢失鞋子2只,水泡手机1台,水泡汽车钥匙1把,脚伤20余处,裤子破口3处,经过三个小时的努力,我们后发先至,扛着营旗,第二个到达终点!

当晚夜宿傣族村寨,平生第一次睡大通铺,师父、弟子,全部睡在一起,此起彼伏的鼾声变成了傣家的小夜曲。我想,这也许是导师和同学们平生都没有过的经历吧。

钱列阳导师营

经过短暂的休整,第二天,大部队向雨林进发。

在西双版纳勐仑热带雨林公园旁约2公里的热带原始森林入口,在“野狼”的带领下,大家要进行两天的原始森林穿越。由于前一天被南腊河浸透的长裤丝毫未干,我只好换上半截裤,完全裸露在外的小腿,受尽了苦头。

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是中国热带雨林生态系统中保存最完整、最典型、面积最大的地区。雨林中动植物繁多,肉眼看不见的小虫子也特别多,偶尔也会遇到毒蛇、熊、猴子、野蜂,甚至野象。各种不知名植物的毒刺、毒毛、毒液也不罕见,穿越这样的原始森林,必须在专业人员的带领下才能进去。

一开始,“野狼”就拿出当天的第一道开胃菜——四盒白白胖胖的大竹虫,要求四组全部生吞下去,谁先吃完,谁先出发!没有吃过的学员,特别是女生,看着四处蠕动的高蛋白,确实不敢或不愿下口。差不多百余条竹虫,其他学员生猛地吃了一部分后,被我全部吞到了肚里,我们钱家军以第一名的成绩开始了热带雨林穿越。

没有人迹的热带原始森林,充满了神秘也充满了挑战。虽然是在绿色波涛里穿越,但每一步都充满了艰辛和风险。森林里石头要么潮湿要么长有青苔,极容易打滑摔跤。穿越要有野猪的皮坚肉厚,也要有羚羊的轻巧、腾挪,还要有蟒蛇的蜿蜒匍匐,过溪流,上石岩,下深坑,攀绳索,下溜索。茫茫林海,爬山涉水,逢木开道,遇水架桥,摸爬滚打树木的间隙和崖壁,小心翼翼地穿过满是毒毛的楠竹林。

与导师同行

身体的苦累,最终看来不算什么。大家最震撼的,莫过于年逾70的田文昌前辈,跟着全体导师、学员走完了全程。业内律师培训,很多人注重技巧的培养,这没有错。而田老师为学员所树立的榜样——无所畏惧的精神、老而弥坚的意志,可谓是真正的言传身教;而四位导师也在各自队伍里率先垂范,鼓励大家师徒同心、共克艰难,这难道不叫耳濡目染?

穿越途中乐于帮助队友

从山上下来,趟过六七次河道,在星光下,夜里20:15才到达营地。“野狼”不忘折腾,要大家亲自搭建帐篷、安置睡垫枕头,21点多才吃上了晚饭。月亮在水汽的滟染下显得天空中都是它灰蒙的光影,各位导师在徒弟面前展现了自己的才情和最真实的一面,时而高歌一曲,时而朗诵低吟。春天里昆虫的低鸣下,缥缈的月光里,徒弟们围坐在师父膝前,开始了星空夜话,这样的距离,实现了无缝对接。

导师学员篝火夜话

第二日,师徒们继续发扬坚强的意志,拖着蹒跚的脚步,于下午14:00到达终点。小师妹左右脚都磨起了数个大泡并破裂,我的脚在小腿处被版纳的小黑虫盯了百余处红点,成了热带菠萝,奇痒无比,右脚的大脚趾甲整个全部淤血,估计会换新的了。

看到这儿,看客们是否要问,锁呢?你上面卖关子的锁呢?嘿嘿,卫生巾!对,俺大老爷们儿就是带—了—这—个—!千万不要光看笑果,如果不是拿它来垫在鞋里,淤血的恐怕不止大脚趾了。当然,有福同享的几位兄弟们,下次轮到你们带啦!

师父们以自己的言传身教把信息传递给徒弟,师父在我们小组一直坚持走在最前头,他身材高大,缺乏运动,不时传来不匀称的喘息声,但他一路上不抱怨,不放弃,还时常为大家鼓劲加油,直至终点。

西双版纳四日,亦短亦长。它也许不能改变你什么,但它一定会让你记住什么。当然,不仅是,我终于有了师父。

学习,才刚刚开始。


转载自抱柱



 
 

更多相关资讯

 

添加微信×

扫描添加微信